册雷村摘掉71块牌子(基层减负进行时·让干部有更多时间精力抓落实)

文章正文
2020-05-11 21:07

  核心阅读

  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通知,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其中要求进一步改进督查检查考核方式方法。 

  江西萍乡大幅精简督查检查考核项目,专项清理基层“挂牌多”问题,不将悬挂牌子作为评价考核内容。通过整合机构、转变职能,牌子摘了,检查少了,基层干部更有干劲儿了。

    

  册雷村第一书记周君毅上任第二天,村部多了一块新牌子,挂在她办公室门框上,写着:“第一书记办公室”。

  江西萍乡市安源区五陂镇的册雷村,曾是“软弱涣散村”。2018年8月,册雷村委班子重组,周君毅由安源区社保局调任驻村第一书记。上任伊始,她本想好好熟悉下新环境,却先被各式各样的牌子难住了。

  去年以来,萍乡市向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开刀”,册雷村71块牌子被摘掉,职能实现了集中整合,考核压力得以减轻,村干部也有了更多精力为群众排忧解难。

  9名工作人员84块牌子,每块牌子都对应一项考核指标

  “就为一纸证明,跑了小半年!”说起自己办理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的糟心事,64岁的村民刘菊林一肚子苦水,“这个干部让我找那个,楼下的办事员让我去楼上问,他们指着墙上的牌子给我看,都说‘这事儿不归自己管’,可我一个老太太哪能闹得清楚啊?”

  册雷村党群服务中心,只有9名工作人员,曾经挂了大大小小84块牌子。十几块牌子把正门裹得严严实实,挂不下的被钉在了两侧的防盗窗上。有的牌子上挤了十几个字,干部念着都别扭,更难以把职能和牌子对上号。

  每块牌子后面,都是一项工作要求,相应的就有一项检查考核,不挂牌就会被扣分。一些部门进而形成攀比风气,将挂牌多寡与工作重视程度片面画等号。个别部门甚至要求设置专门办公场所,可村部空间有限,房子就那么几间,“只好来了哪家的人,就换哪家的牌”。

  周君毅到任时,正值下半年迎检高峰期,各个条口的检查组一茬接一茬,最多时一周接待了3拨。检查强调“痕迹管理”,每块牌子都要看到,否则就会被扣分。由于缺乏相应的摘牌退出机制,工作开展得越多,牌子也就越多,即便阶段性任务完成后,牌子依旧“赖”在墙上。长期只做加法、不做减法,日积月累,牌满为患。

  一星期过去了,周君毅还没有完全记住这些牌子,没有厘清哪个办公室具体负责哪项工作。她给自己定下尽快走完全部625户村民的小目标,但迎检任务着实令她分身乏术,很是无奈:“要应付的检查多了,服务群众的时间必然减少。”

  挂的牌子多,干部搞不清,来办事的村民更是晕头转向。还有个别干部把牌子当成推诿塞责的理由,办事难、办事慢,群众意见不少。

  制定挂牌清单和建议清理目录,专项治理“挂牌多”

  2019年1月,萍乡市纪委下发通知,集中开展基层“挂牌多”问题专项清理。

  摸清底数才能心中有数。纪委监委、组织、民政等部门成立联合工作组,制定挂牌清单和建议清理目录,其中乡(镇、街道)由132项各类挂牌规范为21项,降幅达84.1%;村(社区)由87项规范为13项,降幅达85.1%。

  册雷村也迅速开展对照清查,梳理出各类牌匾84块。摘哪块留哪块呢?周君毅带着班子成员们逐一讨论核对,确保一把尺子量到底。

  首先,不经常性开展工作的牌子得摘,比如村里压根没人拥有心理咨询师资质,挂块牌子形同虚设;其次,职能相近的牌子要减。比如红白理事会、殡葬改革办、散埋乱葬专项治理办,功能有重合,都挂牌实在没必要;再次,确定保留的牌子也要分类处理,除支委、村委、监委、民兵连四块牌子对外悬挂之外,其他牌匾只进行内部挂设。

  核算完毕,共需摘牌71块。此时,不少干部面露难色,一阵窃窃私语。老支委周坚坐不住了,说出了担忧:一下摘掉这么多牌子,以后上头来检查,影响了考评咋办?

  面对大家的顾虑,周君毅耐心解释,基层减负是项系统工程,有了清理挂牌这步先手棋,后续的配套措施肯定会跟进。果然,去年5月,江西省印发《全省基层挂牌和考核评比专项清理整治方案》,明确全省各级各部门不得把基层是否悬挂相应的牌子作为评价考核其工作的内容,各设区市只对社区保留最多4项考评。据此,萍乡市出台了落实方案,对市级开展的督查检查考核项目进行大幅精简,减少比例达73%。

  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了,基层干部吃下定心丸。摘牌那天,曾在会上提出不同意见的周坚也手持扳手,踩着梯子登高卸牌。

  减牌不减服务,工作是做出来的,不是挂出来的

  墙上清爽了,干群关系也更加亲近。如今,刘菊林的保险已办妥,每月能领900多元养老金。前些日子,村干部上门查看,将她家列入农村厕所改造计划名单,预计可获得5000元补贴。

  记者了解到,过去由于牌子多,各管一摊又往往职能不明晰,干部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村民上门找。摘牌后,村里对各个条口的功能和办事人员进行整合,集中在村部一楼设置便民服务大厅。经过系统培训,每位工作人员都能受理全部业务。一人在岗、事事通办、一次办结,村民再也不用“按牌索骥”了。为了让群众零跑腿,村两委干部还加大上门入户的力度,把服务送到了群众家里。 

  这样的变化,72岁的村民林元海格外有体会。3年前,施工挖断供水管,替换上的管道却比原来小一圈。林元海家所在的9组地势高,水压低得很,高峰期根本供不上水。问题没少反映,得到的回应都是“我们研究一下”,村民们无奈只好备缸储水,一凑合就是好几年。去年,村委新班子主动上门入户调研,协调出资安装了智能加压泵,解决了21户村民的用水难题。

  册雷村的新变化,群众有感受,干部也有感触。周坚说,以前为应付各项检查,每块牌子也都对应了一本台账,整天写写记记抄抄,摞起来有小山高,但对实际工作却帮助不大。如今,检查少了、牌子摘了、台账也不必面面俱到记成流水账了。“工作是做出来的,不是挂出来的。清牌减负,让我们从繁文缛节中腾出手干实事。”周君毅说。

  在去年的专项清理中,萍乡市共摘除挂牌9700余块。萍乡市纪委书记郭力根表示,今年还将持续以“廉洁萍乡”建设为抓手,进一步推进基层减负,确保“挂牌多”问题解决好、不反弹。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11日 13 版)

(责编:马昌、岳弘彬)

文章评论